bitget

Bitget交易所

Bitget交易所是全球前4大交易所之一、新用户注册可得100BGB,价值130U.打新活动多、领空投到手

点击注册 进入官网

以太坊基金会的内忧和外患:研究员与工程师对峙、担任 EigenLayer 顾问的利益冲突

adminadmin Bitget公告 2024-05-21 158 25

作者:0xNatalie 来源:ChainFeeds

最近以太坊基金会一些成员的观点和行为陷入争议风波。先是 5 月 16 日,以太坊基金会成员 Geth 开发负责人Péter Szilágyi在推特上发布对目前一些以太坊问题解决方案的看法,他认为当前的一些解决方案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是在使问题民主化,通过利益分配来消除抗议声音。这一观点引发了热议,尤其是与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Dankrad Feist的观点产生分歧,双方展开了激烈辩论。

紧接着,今天 5 月 21 日,Dankrad Feist 宣布和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 Justin Drake 一起成为 Eigenlayer 的顾问获得数百万美元的代币激励,再次引起社区的质疑和讨论。作为以太坊基金会的成员,他们参与到了与以太坊有潜在利益冲突的外部项目,并且接受了项目代币激励,不免让社区对他们的立场和观点中立性产生怀疑。

研究员和工程师的对峙

MEV 问题的处理

Péter Szilágyi 是以太坊基金会的核心成员,也是以太坊最重要的执行客户端 Geth 的开发负责人。Dankrad Feist 也是以太坊基金会的研究员和核心成员,Danksharding 就是以 Dankrad Feist 的名字命名的。

Peter 和 Dankrad Feist 争论的焦点之一是关于 MEV 的问题。Peter 批评了当前解决 MEV 问题的方式。Peter 认为 MEV 原本是对以太坊的一种攻击,但是通过与足够多的利益相关者分享收益,这个问题被视为已解决。以太坊生态系统已经向传统金融体系转变,通过将利益分配给一些特定群体来消除对 MEV 的抗议声音。他担心这种做法将导致以太坊变得更加中心化。

Dankrad Feist 则认为,解决 MEV 问题并不容易。MEV 是一种事实,无法完全消除,因为它是链上有用和有价值协议的一个必然产物。他特别提到了为何推动 MEV-Boost 的开发:在合并(the Merge)前,为了不损害独立质押者的利益,需要一个更平衡的机制来处理 MEV。如果没有流动性质押的灵活解决方案,大的质押池会获得比独立质押者更高的收益,这可能会迫使独立质押者退出。在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之前,与其延迟合并或者「摧毁」独立质押者,不如推动开发 MEV-Boost。

状态增长(State Growth)问题

除了 MEV 问题,他们还就状态增长的话题进行了辩论。随着以太坊上交易和智能合约的增加,网络的状态(即所有账户的信息和智能合约的当前数据)也在迅速膨胀。这带来了存储和处理的挑战。当前,无状态验证是一种解决方案,目的是减少节点需要存储的数据量,让节点操作更高效。通过无状态技术,节点无需持有完整的网络状态,而是通过某种方式动态获取必要的状态信息来验证交易和区块。

Peter 批评这种方法可能导致状态控制的中心化,因为只有少数几个大节点能够存储完整状态,这样的中心化趋势可能会导致权力和收益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参与者手中,节点操作者失去了对自身数据的掌控,必须依赖权威来获取余额等信息。

Dankrad Feist 认为 Peter 的批评听起来就像,他觉得设计协议是为了满足金钱利益而不是为了建立一个公平的制度。无状态方案改善用户体验和网络性能,这是必要的技术进步,而不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无状态提案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降低运行全节点的成本和技术门槛,使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以太坊网络中来。

小插曲:太坊开发进程中的问题

本以为讨论就此结束,然后过了一天,17 日 Peter 和 Dankrad Feist 关于太坊开发进程中应对竞争的方式又展开了一次争辩。

Peter 批评以太坊开发团队为了应对 Solana 等竞争对手,急于修补问题,放弃了应有的开发流程和审慎态度。他认为开发团队被对竞争对手的恐惧驱使,急于推出解决方案,而不是通过合理的开发流程和仔细的审查。比如为了不让用户流失到 Solana 或比特币等其他平台,急于推出 EIP-4844 提案,而没有经过充分的流程和审查。

Dankrad Feist 反驳了 Peter 对「匆忙」开发的批评,强调 EIP-4844 提案从 2022 年 2 月提出到上线主网用了两年时间。他指出,以太坊的开发进程是经过仔细计划和审核的,并且按照数据可用性路线图正常推进。他认为,称之为「匆忙」是不合理的。

Peter 和 Dankrad Feist 一系列的争议反映了以太坊社区在协议发展方向上的分歧,虽然两者都坚持去中心化的承诺,但他们实现的方案选择上存在差异,方案的方向选择往往对以太坊的演进有着很多的影响。就像 Vitalik所说:「While there are many paths toward building a scalable and secure long-term blockchain ecosystem, it's looking like they are all building toward very similar futures.」 在这个不断发展的生态系统中,寻找最佳的解决方案将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

作为 EigenLayer 顾问,能否兼顾以太坊的利益?

另外一件与以太坊基金会成员有关的讨论是,最近一周 Dankrad Feist 和Justin Drake分别在推特上宣布成为 Eigenlayer 项目的顾问,这一行为引起了社区激励讨论。

EigenLayer 是以太坊生态里重质押的龙头项目,两位以太坊基金会成员作为项目顾问接受了数百万美元的代币激励,如何在保持中立的同时处理以太坊和 Eigenlayer 之间的利益冲突?

以太坊基金会的内忧和外患:研究员与工程师对峙、担任 EigenLayer 顾问的利益冲突

Dankrad Feist披露,他从这一职位中获得了大量的代币作为激励。但作为顾问的角色是个人的,不代表以太坊基金会,所以完全可以对 Eigenlayer 持异议观点。Dankrad Feist 提到目前重质押机制的一系列问题,包括潜在的中心化风险、对以太坊协议的攻击和代币持有人与质押者之间的利益不一致。但他认为如果重质押机制得到有效实施,也可以为以太坊生态系统带来好处,比如给独立质押者带来 LST 的一些好处,以及为受以太坊网络的资源限制的项目提供临时解决方案。作为顾问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帮助避免重质押服务带来的中心化风险和对以太坊协议的潜在攻击。

Justin Drake 在他的披露中也说明了作为 Eigenlayer 顾问所获得的数百万美元代币激励,数量超过其他所有资产的总和。他承诺会将所有顾问所得用于以太坊生态系统内的有价值项目,并在 EigenLayer 采取违背以太坊利益方向的情况下,随时准备结束顾问职位。Justin Drake 表示,他的默认公开立场会继续保持对 Eigenlayer 批评的倾向。他担心重质押机制可能会导致独立验证者数量的减少,从而对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性质产生负面影响。所以希望通过作为顾问,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并指导 Eigenlayer 项目,以避免重质押机制带来的风险。

对于两者的披露,社区成员的反馈截然不同,对于 Dankrad Feist 成为顾问的决定,社区表示不满并存在质疑:「你真的认为从一个与以太坊有不同激励的组织中获得巨额补偿不会影响你的决策吗?」。而对于 Justin Drake 的披露,虽然也有质疑比如:「作为以太坊基金会的核心贡献者,接受与以太坊利益冲突的项目角色是在做什么?可信的中立性在哪里?」,但社区总体上普遍可以接受并表示祝贺,认为此份披露公开透明,是行业范本。

以上态度的截然不同,主要是因为 Justin Drake 明确表明了将所有顾问所得重用于以太坊生态系统,这点反映出他对以太坊的忠诚,立场明确。而 Dankrad Feist 虽然也表明了立场,但并没有承诺实际行动,让社区感到不满。

争议的发生往往因为利益的不同。社区对 Dankrad Feist 的观点以及所作所为似乎不看好,那么你支持哪一方呢?

喜欢0发布评论

25条评论

  • 游客 发表于 5天前

    不错的帖子,值得收藏!http://foem.zbcshtc.net/test/227415247.html

  • 游客 发表于 3天前

    被楼主的逻辑打败了!http://vyfz.ydhealthy.net/test/050855905.html

  • 游客 发表于 2天前

    这么版块的帖子越来越有深度了!http://ga7p1.sjzxyc.com/01/5.html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